38.戏_沉沦
笔趣阁 > 沉沦 > 38.戏
字体:      护眼 关灯

38.戏

  当顾心寒主动找他的时候,杨晓晓这些天沉郁的模样稍稍缓和了许多,终于出现了一抹貌似微笑的神情。甚至精心打扮了自己,准时出现在了咖啡馆门口。他期盼着顾心寒要对他说得话,却又害怕顾心寒会说怎样的话来推开他。

  杨晓晓先注意到了正在沉思的顾心寒,玻璃窗边阳光投射下的她是那样认真,那样沉静美好,又那般绚丽。她是他的太阳啊,没了太阳的他该怎么活。他想看懂她,想知道她想对他说什么,如果是分手,那么他宁愿就这样看着她,天荒地老。

  顾心寒深吸了口气,好似鼓足了勇气上战场一般,往门口望去便看见一双幽深的瞳孔正深情却又忧伤地望着自己,好似要望穿她一般,竟不知所措地起身回望着他,他还是那样干净凛然,好的个儿配着这蓝色休闲的西装格外耀眼,吸引了咖啡厅里几乎所有女性的瞻望。顾心寒的鼻子却酸了酸,他特地选了她最喜爱的蓝色西装来见她,也许这是最后一次见到这样俊秀的他了吧。可是他迟迟不进来,是因为什么?

  他们相互望着却没有走近,时间不知道溜了多久,杨晓晓才走到了她旁边,非常绅士的拉开座椅,示意她坐下,:“脚酸了没有?”多么平常而又没有参杂任何杂质的一句话,原来他的走近,是因为心疼她。一瞬间明了的顾心寒,实在憋不住眼里正在打转的泪水,猛地站起来,紧紧地抱住他哽咽,”晓晓,你。。。喜欢我什么?三年来,我觉得自己是你的女儿,你什么都给我,不管对错你都支持我,我的一切你都替我心疼,连我站久了,坐久了,身体麻了你都会为我着急,你对我真的很好很好了,就差把我揣进兜里时时刻刻放在身边呵护着,这三年来我真的过得狠幸福,狠知足,从来就只有快乐的事情发生在我身边,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比慈禧太后还要安逸的生活,我真的很感谢你给了这样三年的时光,没有痛苦回忆地生活了三年,可是现在我的记忆恢复了,甚至知道了妈妈其实是你的妈妈,不是我的。”说着顾心寒有些颤抖,她是来自哪里的弃儿呢?紧握了自己的手强迫自己继续说下去:“我现在会把这些都记住,不管是痛苦还是幸福,我都会一一记得,因为它们属于我。谢谢你给我的爱,我真的狠幸福做了这样一段长长的梦。我的心里没有恨也不再有痛苦,但是我想从梦里出来了,毕竟梦是虚幻的。所以我要走了,你和我挥手告别好吗?”

  杨晓晓的心狠狠地沉了沉,始终,她还是想离开他投进陈沉羽的怀抱,难道这三年的好,都抵不过他吗?心痛到连呼吸都是痛的,顾心寒,你的心怎么能这么狠!没了你的我会怎么样,一次都没有想过吗?杨晓晓闭了闭眼,始终不说话,紧了紧怀里的人,用无声的言语告诉她,这辈子他都不会放过她。

  同样心痛到不能自己的顾心寒看不清自己的心,真的看不清,她不知道自己的心到底向着谁,所以她必须,必须给自己时间去整理,她不希望,他们两个人为她而受到任何的伤害。狠了狠心推开了杨晓晓,“杨骁,我要离开,请你放过我。”沉着冷静跟刚才的让人怜惜的顾心寒判若两人。“我不想再看见你带着其她女人亲亲我我,哪怕是做戏,我也不想一看见你就想起继父在我身上疯狂的模样,更不想因为你而错乱的记忆再一次失去它的方向,我的心一开始就不属于你。请你从我的世界里消失。”顾心寒别开了脸,怕自己的演技露出了破绽,天知道她现在的心在淌血,好疼好疼。

  “顾心寒,出息了啊,学会做戏了,是吗?”杨晓晓愤怒地模样吓极了人,想起一切的源头是陈沉羽感觉自己的肺都炸开了,“刚刚的投怀送抱,甜言蜜语地口口声声说着幸福都是在做戏吗?难道就没有一点值得你留恋的地方吗?想和他在一起是吗?这辈子都别想好好过。”杨晓晓拽着顾心寒的手,捏的好紧好紧,用力到再加几分力就要捏碎她一般,过激地传递着愤怒。

  顾心寒因为疼痛紧皱的脸,稍稍抓回了他的理解,立马松了几分力道。然而因为陈沉羽的休克,刚从过度惊吓而昏迷中醒来的顾心寒,又在高度紧张的状态下被“施暴“再一次华丽丽地晕倒了。杨晓晓着急地懊悔着自己刚刚的过激,立马打横抱起,奔出了咖啡厅。但是,缓缓地,缓缓地,他停了下来,他想,如果这是命中注定,为什么不再试一次,这样顾心寒就又只属于他一个人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nmaug.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nmaug.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