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坦白_沉沦
笔趣阁 > 沉沦 > 37.坦白
字体:      护眼 关灯

37.坦白

  等到陈沉羽沉睡,顾心寒轻轻抽开了手,也许她应该和小涵,晓晓好好谈一谈,应该要学会面对了。执笔留下了一张纸条:好好休息,不要找我,等我回来。等我回来看不到你在这里,你就死翘翘了。!:)留下了一个重重的感叹号附带了一个圆圆的笑脸。

  拿起手机编辑着短信:小涵,20分钟后街角咖啡厅见,我们好好聊一聊吧。就我们两个,如果可以我希望你不要告诉丫丫。

  金小涵以为顾心寒是为了隐瞒这蔡梦雅什么,其实,顾心寒只是不想让蔡梦雅在她们之间感到为难。然后,下一秒她就编辑了短信给蔡梦雅。

  熟悉的咖啡厅,承载着满满青春回忆的地方,每每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独自暗伤时,彷徨难以忘怀时,都会到这里喝一杯牛奶,每一次的压抑郁闷都会淹没在热牛奶里,暖暖的没了忧愁。这里也是初识杨晓晓的地方,一切从这里开始,就从这里结束吧,她也约了杨晓晓1小时候来咖啡厅碰面。

  顾心寒一如既往点了一杯牛奶,小小抿了一口那样适中的温暖,在这冬日里似明媚的阳光,舒适。

  见金小涵开门进来,顾心寒招了招手,随后蔡梦雅也跟了进来,顾心寒的心沉了沉,却任然保持着微笑,这是她久违的却信手捏来的微笑。也许这是注定的,那逃也逃不过吧,梦雅也有权利知道,毕竟我们三人的友谊,在分离之前,重逢之后,都不曾断过。

  仿佛因为陈沉羽的病危,顾心寒一下子成熟了很多,洞察力也越来越敏锐了,看事情更加通透了一些。她看到金小涵满是得逞的狞笑和蔡梦雅发自肺腑爽朗的微笑,曾几何时,金小涵纯美的笑颜可以融化她因为父母的离婚和再婚而冰封的心,因为她的纯净美好她们走在了一起,然而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原来的她被她丢弃在了哪里?难道十年前的流言蜚语,对她也造成了不可磨灭的伤痛?

  “来啦,坐吧,”转头又叫了服务员。刚刚想好要说的话,一瞬间全都乱了,三个人就只傻傻的笑着。

  “怎么了,傻笑什么,说话呀。你不是约我们谈话吗?“金小涵打破了这傻里傻气的氛围。

  顾心寒稍有些尴尬,很想要纠正她,确切地说,她只约了她。

  刚想说话,服务员上来了,”请问需要些什么。“客气柔软的声音。

  ”一杯美食加糖加奶,还有一杯摩卡去奶油。“金小涵点了她们的两份。

  顾心寒低下了头,原来,她们一直有联系,彼此都知道自己的爱好和习惯,而她此时好像一个外人,一个仍喜爱喝牛奶的幼稚小孩。

  也许开诚布公后的我们会越来越好,一切都会回到原点,顾心寒这样想着。

  ”小涵,跟我说说你是怎么认识的晓晓吧?“顾心寒说的平淡,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仿佛真的只是在聊朋友的八卦。蔡梦雅吃惊地看了看金小涵,又瞬间明白这不应该是三个人的谈话,坐在一旁静静观望,等待会儿打起来再出面,一脸的无奈中。

  金小涵也直言不讳:”我认识他时,他的名字叫杨骁。不叫杨晓晓。”她顿了顿,像是在强调着什么,“三年前,我在R酒吧认识的他,他当时喝了很多酒,略显醉态,却仍然有着男人该有的风度,跟旁边喝得跟烂泥似的男人一比,实在太出众,我一眼就爱上了。”说着看了看顾心寒的神情,但是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她还是那般平静。

  可是她又怎么看得出来她的心正被她的话扭成一团,混乱得几乎颤抖,可是她必须忍着,金小涵开始说得越来越起劲,”当我跟他介绍自己叫小涵的时候,他一把将我拉近了怀里,他浑身都在散发着他独特的男性魅力,我的理智如何叫我推开他我的身体仍旧是动不了,他抱着我像似抱着最珍惜的宝物,软软地喊了我一声涵,自那以后,我就知道,我沦陷在他的怀里,怎么也起不开了。从那之后,我们就开始了彼此的初恋,甜蜜得我这辈子都忘不了他的美好。可是后来。。。最近的一次相遇,就是他上次出差,我们再一次在一堆喝醉的烂泥里重逢,我相信这是我和他解不开的缘分,所以我再也不会放手。“眼里泛着明晃晃的幸福的金小涵,激动了起来,抓住了顾心寒的手,”心寒,你离开吧,只要你离开,他就会只属于我了。或者你嫁给陈沉羽也行,他是那样的爱你,一副没有了你就会死的样子。”

  顾心寒保持着原始的模样丝毫没有变化,可是内心的酸楚是那样明显,原来听着自己喜爱的人和别人的过往是那样心痛。他们曾经那样相爱吗?她又怎么能这么轻描淡写地说着他的表哥的深情,又怎么能拿陈沉羽的生死来当她换取杨晓晓的赌注?顾心寒深深吸了一口气,这样的金小涵让她却步,可是她们曾那般要好,抹不掉的过去,抹不掉的金小涵的温暖,“小涵,我好怀念那个温软如玉的小涵,那个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会为别人着想的金小涵,那个会护着顾心寒不让仍何人伤害的金小涵,那个似冬日阳光般出现在顾心寒生命里的金小涵。我不知道你到底是因为什么变成了现在这样让我无法靠近的人,如果是因为十年前的流言蜚语,让你受了伤,请相信那些不实的言论都是她们一传十十传百的结果,这些结果只是可以满足她们谈论别人的私欲而已。那些过去不应该成为我们现在的羁绊,对不起,因为我的无知而给你造成了伤害,至于杨晓晓,我从来都不喜欢和别人去争夺什么,但是如果杨晓晓爱我,我也绝对不会主动退出。”

  金小涵原本听着顾心寒自作多情的告白有些不耐烦,而当这话一出,立马急了,”你!你不离开也得离开,我有的是办法。“

  顾心寒默默叹了口气,也许现在,她的整颗心都是杨晓晓了吧,所以说再多,她也不能把以前的金小涵还给我了。”小涵,如果是之前,我离开杨晓晓是因为他爱的是你,但是现在,我会离开他,只是因为我还看不懂自己的心,我不想伤害他们两个人中的任何一个。我只是想对你说,找回以前善良纯真的金小涵好么?没有男人会喜欢有太多想法的女人,他们有时候需要的只是一记微笑,如果他不懂你的微笑,那么你应该值得更好,不是吗?“

  听到顾心寒说会离开杨晓晓,金小涵开心地甚至笑出了声,”是你说的会离开,可不许反悔。“顾心寒无奈,为什么小涵抓不住她话中的重点,这让她好无力,她想,她希望,她渴望,她们可以回到以前,可是难道一切美好的回忆,都只属于过去吗?她这般模样好像还是个任性的孩子,对自己喜爱的东西势在必得,这一点和杨晓晓确实相似,也许他们才是同一条轨道上的人吧,想着这三年和杨晓晓的点点滴滴,再碰触着自己决意离开的心脏,真的好痛好痛。

  一旁的蔡梦雅听得入心,在感情上那般高傲的她,不懂得什么叫卑微的爱情,所以她总是心疼金小涵对杨晓晓那般卑微的爱。每每她对她诉说着她和杨晓晓以前的种种,和她得不到的痛心,她都心疼她心疼到不行,甚至觉得该离开的也是顾心寒,但是现在看来,是金小涵卑微得过了头。看着顾心寒像是快垮掉的模样,连忙说,”我想起来我们还有事情,我和小涵就先走了,心寒,这顿我请客哦,你再坐会儿吧。“说完叫了服务员来结账,顾心寒从蔡梦雅的眼里会意,微微对她一笑,感激。

  她们离开了。

  ”小涵,你刚刚为什么自作主张给我点了一杯我不爱喝的咖啡,难道你不知道我对咖啡过敏吗?“金小涵还在喜悦中不能自己,听蔡梦雅这么说吃了一惊,连忙道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蔡梦雅白了她一眼,”这真的不是我认识的金小涵了,我们三个从小到大,虽然不常见面,但是我相信情谊都还在,听心寒的话,把那个纯真善良的金小涵找回来吧。不要再继续这样小孩子脾气了。怎么越长大越幼稚呢。”

  金小涵撒娇着挽上蔡梦雅的手臂,“对不起嘛,丫丫,不要生气啦。”但是在过去的那个金小涵和杨晓晓之间,她对后者义无反顾。

  蔡梦雅真的是无奈,谁让她结交了这样的一个朋友呢,她得负责到底啊,她也希望她们仨可以回到从前,她会帮着金小涵回到以前的模样。恩,一定。

  咖啡厅里,桌上原本冒着热气的咖啡和牛奶,都凉了下来,就好比此时顾心寒的心,慢慢地慢慢地沉静。她静静等待着杨晓晓的出现,她还要鼓起更大的勇气去面对他。

  请收藏本站:https://www.nmaug.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nmaug.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