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1 新的召唤_明克街13号
笔趣阁 > 明克街13号 > 番1 新的召唤
字体:      护眼 关灯

番1 新的召唤

  “达利温罗大神官,来自秩序神教的援助,真的会到来么?”

  面对着这位白发老者的询问,达利温罗摘下自己的风衣帽,露出那锃亮的光头,微微抬眼,反问道:

  “怎么,如果秩序神教不出手,那你们,也就不会选择反抗了么?”

  老者笑了,摆了摆手,说道:“这怎么可能,无论秩序神教是否愿意怜悯我族,我族,都已经没有了其它退路。”

  达利温罗不置可否。

  老者举起手臂,刹那间,高耸的城墙上,立起了一架架镶嵌着简易阵法纹石的风帆,每个风帆下面,都有三个操控者,他们随身携带的,是自爆卷轴。

  起风了。

  所有人脸上都不自觉地露出了笑容,这是解脱。

  他们飞了起来,飞下了城墙,飞出了很远,成片成片,如同伴风而起的蒲公英潮海。

  而他们所去的方向,林立着夜神教的魔晶炮炮口以及一座座井然有序的神教军阵。

  这是注定以鸡蛋主动碰石头的出击,起飞的那一刻,就注定有去无回,在战术层面上,它甚至可以说,不存在任何实际意义。

  然而,这却是开拓空间被圈养人类的最大规模反抗暴动,他们在以自己的生命和鲜血,洗褪去身上“牲口”的标签,去追求,属于人的尊严。

  老者流下了热泪。

  达利温罗问道:“怎么,后悔了?”

  老者擦着眼泪,又笑了起来,解释道:

  “不,我是高兴,这些孩子们,回家了。”

  魔晶炮开始轰鸣,无数的术法开始炸裂,蒲公英在烈焰中,不断焚灭。

  夜神教军阵中,出现了一尊巨大的法身。

  按理说,这种镇压开拓空间“牲口”的反叛行动,用不着这么大的阵仗,更不用一位神殿长老出场,可夜神教明显从这次叛乱中嗅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似乎有一只无形的手,一直在做着引导与干预。

  法身开口,威严之声回荡,这是惩戒,更是警告:

  “伟大的夜之女神开辟了这座空间,赐予了她的信徒,这里,是吾教神赐之地。”

  一本巨大的《夜之轻语》,悬浮于空中,这是夜神教的神话叙事法典,在她的信徒眼里,具备无上权威,更是夜神教掌握这座开拓空间的法理依据。

  达利温罗轻扭脖子,从怀中掏出一本《秩序条例》,相较于空中那巍峨高耸的《夜之轻语》,这本显得渺小如尘埃。

  “咳咳………”

  轻咳一声,达利温罗将书倒回,从尾面翻开,直接是最后一页,回应道:

  “夜神教的诉求并不成立,

  因为根据《秩序条例》最终卷最终章的最后一条:

  【神的时代,已经终结。】”

  ……

  秩序神教办公神殿深处,阿尔弗雷德双手支撑着自己的下颚,看着前方记忆水晶里正在呈现的画面。

  在他的身上,穿着的是象征着秩序神教至高无上权力的大祭祀神袍。

  三位枢机主教,维克、莱昂和布达拉斯,分别坐在下面。

  维克有些犹豫地问道:“我们的动作,是不是太急切了?”

  莱昂也提醒道:“我教,已经失去了第1骑士团。”

  秩序神教最强大的底蕴,已经消耗在了神战之中。

  阿尔弗雷德拿起面前的水杯,向里面拨进了两颗冰块,浅浅喝了一口,像是有些“烫嘴”,放下杯子后,说道:“神的事情,少爷已经解决了;现在,该轮到我们解决人的事情了。”

  莱昂说道:“事情是该做的,但是既然神已经不存在了,我们好像也不用太过着急,要是把那些神教再次逼迫到了一起去,我教的处境,会更艰难。”

  阿尔弗雷德再次否定:“上个纪元里,神本就不在了,但教会纪元依旧矗立,这座腐朽的架子,你不真的用力去推倒它,它是不会自己乖乖走入历史垃圾堆的。”

  “现实里的神是不存在了,但……”布达拉斯指了指自己的心口,“心里的神,却依旧强大,我们将进行的,是第二轮‘神战’。”

  阿尔弗雷德笑了:“没错,这是属于我们的战争。”

  说完,阿尔弗雷德就站起身。

  大祭祀护卫长莫比滕已经在外等候,专属銮驾也已就位。

  三位枢机主教在办公神殿台阶前,送别了大祭祀,等銮驾离开后,维克小声道:“猜猜,我们的大祭祀要去哪里?”

  莱昂:“我听到一个说法,那就是头儿……”

  维克鼓励道:“你可以把话说完。”

  莱昂:“不仅是我,也是你们,大家,不都觉得头儿,还活着么?”

  维克发出一声叹息:“可是头儿,已经裹挟着诸神,上了天堂,也是我们亲眼所见,是头儿,亲手关闭了天堂之门。”

  “喂。”

  布达拉斯出声提醒:

  “现在,你们依旧亲眼所见,我……还活着。”

  ……

  本该公务繁忙的秩序神教大祭祀,来到了瑞蓝,在进入罗佳市地界前,他主动停下銮驾。

  站立在銮驾前等候的莫比滕,惊愕地看见原本一身华服的大祭祀,居然换上了一身酒红色的西服。

  已经服侍了数代大祭祀的老护卫队长,嘴角不由得轻轻抽搐。

  这种剧烈的画风转变,让他一时有些难以适应。

  “你们不要跟过来,这里,依旧是禁区。”

  “是,大祭祀。”

  阿尔弗雷德走入了罗佳市,他故意放慢了脚步,因为他需要时间褪去一下自担任大祭祀以来身上沾染的那种上位者气息。

  途中,他路过了皮亚杰的家。

  院子里,一个画家坐在轮椅上,对着空白的画板。

  “我原本还想欣赏一下你的新作。”

  阿尔弗雷德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皮亚杰摇了摇头:“自从他走后,我就没有再画过一幅画。”

  这时,贝德先生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端着一份点心,在看见阿尔弗雷德后,他马上后退一步,郑重行礼。

  阿尔弗雷德看向点心。

  贝德先生解释道:“我的女儿……她亲手制作的,让我拿来尝尝。”

  “嗯,我知道。”

  阿尔弗雷德对皮亚杰点了点头后,就离开了这里。

  罗佳市圣玛丽中学,迎来了放学时间,师生们成群结队,从学校大门走出。

  一位栗色秀发的女教师,吸引着周围很多人的目光,虽然她不再年轻,但岁月却补偿了她更为沉淀的风情。

  她看见了停在门口的一辆豪车,微微犹豫后,径直向它走去。

  不少男学生、男老师以及男性家长们,对此都深感遗憾和痛心,大家都下意识地认为,这位美丽到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女老师,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宿,被另一个男人,给拥有了。

  阿尔弗雷德先一步下车,打开副驾驶的门,手掌遮掩车门头,整套动作流畅娴熟。

  尤妮丝:“您太客气了。”

  她清楚,这位帮自己开车门的,现如今,到底是何等尊贵的身份。

  阿尔弗雷德微笑道:“夫人,请您上车。”

  尤妮丝坐进车里,说道:“当初,他就把车停在这里,接我下班。”

  阿尔弗雷德很夸张地举起手,说道:“是的,少爷当初特意找我借了豪车,就是要来学校门口接您一起约会,呵呵。”

  车子发动,很快,驶入明克街13号。

  尤妮丝抢在阿尔弗雷德前面,自己打开车门,下了车。

  阿尔弗雷德说道:“夫人,您如果更喜欢艾伦庄园,其实……”

  “我在艾伦庄园时,也是等他回来。我在这里,也是等他回来。他会回来的,是么,阿尔弗雷德先生?”

  “在我心里,少爷从未离开。”

  “留下用晚餐么?”

  “好的,夫人,不过,请容我先出去一趟。”

  “您先忙,阿福先生。”

  阿尔弗雷德将车倒出,恰好碰到灵车在前面停下,已经成年的伦特正在逐步接手家族的丧葬生意,配合着老伙计罗恩一起将还热乎的客人从灵车上运下来。

  伦特嘴里,还叼着一根烟。

  阿尔弗雷德没主动打招呼,开车直接错过,但还是打了个响指。

  “啪!”

  伦特嘴里的香烟直接炸开,将他糊了一脸灰。

  汽车驶入橡木公墓,阿尔弗雷德下车后,深吸一口气,走了进去,没走几步,一股可怕的威压,就向他倾轧了过来。

  阿尔弗雷德停下脚步,前面走过来一个老人,老人手里拿着一本书。

  “狄斯老爷,老师。”

  狄斯手里的书开始翻页,发出老霍芬的声音:“原理笔记的传承者,现在是秩序的大祭祀,不亏,很赚。”

  阿尔弗雷德微笑道:“我已经以自己传承者的身份,对原理神教完成了宣称,现在,原理神教已经出现了背靠秩序的派系,马上就会爆发内战。”

  老霍芬:“……”

  紧接着,阿尔弗雷德看向狄斯,问道:“老爷,您这是在准备做什么?”

  狄斯:“我要做什么,你应该已经猜到了。”

  “超规格神降仪式……”阿尔弗雷德舔了舔嘴唇,“可是,已经没有神可以被召唤降临了。”

  “那正好,下来的就是我孙子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nmaug.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nmaug.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