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厉鬼索命_横刀夺爱远上云间
笔趣阁 > 横刀夺爱远上云间 > 第一章、厉鬼索命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章、厉鬼索命

  没人知道青牢山有多长。

  若从九天之上俯瞰,便能看到青牢山从大承国极西处的百万大山中延伸出来,从北到南画了个圈,足足绵亘了千万里。

  这便是天下最巍峨的铁关雄城,如天帝狼毫大笔一挥,以不容置疑的姿态将神洲一分为二:那山围外边的地界叫“东荒”,山围里边就是“西岐”——大承国的所在。

  而淮安这个边陲小县,就落在大承国最东边的青牢山脚。

  用老一辈人吃茶闲聊时的话说,青牢山是大龙所化,大龙走半道上扭了下腰围出的山谷叫盘龙谷,淮安城呢,就窝在三面环山的盘龙谷中。

  此地气候绝佳,西临淮水,东靠青牢山,暑气不侵寒风不来,就连带着百姓都养成了温吞吞的性子。

  但今天不一样。

  今天的秋风吹在刘全身上,冰凉刺骨,毒蛇似的钻进袖口和领子缝里,寒冷中带着股腥气。

  按说才是初秋,这微风没能卷动天边浮云也没刮下几片落叶,更吹不透他做工精良的襦袄,可他却感觉像光溜溜待在雪地里,猛打了两个哆嗦。

  作为淮安城最大黑道势力青虎帮的二把手,这位刘二爷,此时被身前之物惊得眼前发黑,身子晃了两下才站住脚,心说:要命的东西来了。

  他面前,那挂锡环的黑漆院门上,有两道刀痕,势成“乂”字。

  这院子二进二出,请堪舆先生相过地,布置成财星穿宅之象,在淮安算得上豪宅,但经由这乂字一划,却变得比九幽炼狱更怕人,若非刘全底子实在不干净,甚至宁愿去县衙班房里蹲上一阵子。

  个中因由,要追溯到一个月前。

  一月前,帮里一个弟兄横死家中,肚皮从中剖开,五脏被取出整齐码在地上,像头宰好的猪。

  而后一连三日连死三人,死状分毫不差,门口都有乂字。

  自此,厉鬼索命的传闻就在淮安城中传开。

  所幸,从那以后乂字符二十多天没有出现,也没再死其他人了,好歹让青虎帮其余人松了口气。

  “但今天,这玩意又……”

  刘全对身旁的人如是说,努力让语气不那么失礼,不过一颗心都快堵到嗓子眼了,还是让他没能把话说完。

  “别急,慢慢说。”说话的青衣少年像是浑没把刘全的生死大事放在心上,脸上挂着淡笑。

  换别人敢这时候笑,刘全九成得让人割开他嘴,再不济也要刮十个耳光,但此时,他对这青衣少年却没敢有丝毫不敬。

  同样,对于一旁的另一个青衣少女亦如此。

  这两个青衣人面容俊美,气质较之常人更为超然绝俗。

  若问他们来历?刘全不知道,但他知道就算豹爷对这二人也是毕恭毕敬,这就够了。

  其实刘全自己也能看出他们并非凡人,那青衣少年腰间紫檀木剑鞘表面包裹的不是寻常兽皮,那漆黑似墨的表面布满银斑,让刘全想起在《神洲述异志》上见过的一段描述:

  “东荒溟海,有鱼焉,其名墨华,皮黑无鳞,斑若洒银,去水七日不死,亦能生食猛虎。”

  本以为这是写书人信笔胡诌,现在才知道那离水七日还能吃老虎的劳什子黑皮没鳞鱼在东荒竟真存在,不由心中感叹。

  不愧是东荒过来的“上仙”啊。

  好歹有这二位上仙在,让他还不至于绝望,也终于略微镇定下来,指着那乂字,将事情交待清楚。

  “钱光是第一个被杀的,那时候还没人注意到这东西,后来连死几人才发现。”

  青衣少年问:“后来呢?”

  刘全苦着脸,“本来请人做了法事,这索命符消失了有二十多天,今天又被划在了我家门口,请两位上仙一定要抓出厉鬼,救我一命。”

  青衣少年走到门前仔细端详,面带谑笑。

  “大承国龙气庇佑之下阴魔无法凝形,哪有什么‘厉鬼’?,这两道刀痕深浅一致却还有瑕疵,划下它们的人……多半是个练力小成的武者罢了。”

  说罢,他转头问青衣少女:“师姐,我说得对不对?”

  青衣少女淡淡瞥了那乂字一眼,“没错。”

  青衣少年得意笑了笑,右手一掂剑鞘,左手一拍刘全肩膀,“放心,若那人再敢动手,我铁定帮你把他揪出来。”

  刘全连忙拜谢,“多谢上仙,我在淮安城中还算有点人脉,上仙有什么要办的请尽管吩咐。”

  青衣少女看了刘全一眼,柳眉微蹙,“你先退下。”

  刘全脸色僵了僵,便退回门里不敢再靠近。

  青衣少年目送着刘全离开数十步距离,不解道:“师姐,你怎的不大待见他?五百年前大承皇帝把道门驱出青牢山外,咱们在西岐算是没什么根底了,青虎帮这几个要真给人杀光,咱们那事也就没耳目……”

  青衣少女打断道:“他口中称你为上仙,心里未免不是想拿你当刀使。此事显然是青虎帮的对头寻仇,你我了解内情之前,不可轻易插手。”

  “原来如此……”青衣少年摸头笑了笑,“难怪,师父出门时会交代我听师姐的。”

  顿了一会,他又问:“那青虎帮该怎么办?”

  青衣少女道:“我们进入大承国另有要事,这几日,只需在青虎帮高层几人身上设下血引符,若杀人者再动手,便可凭符引找到他。”

  …………

  李长安的刀动了,巴掌宽的刀面隐隐泛着暗红色,不知是铁锈还是血。

  他在用刀时,全神贯注,对面包子铺里的洪亮吆喝声,左右飘来烫鸡鸭毛的松脂与馄饨面混杂的气味,他毫不分心。

  他的刀晦暗无光,割下一块五花肉,用黄稻杆穿好,也不过秤,就递给肉摊前的毡帽老汉。

  “这可不止二两呢。”曹老汉欣喜接过,“长安啊,那件事你听说没?”

  “什么事?”李长安从摊下摸出个葫芦瓢,舀一瓢清水冲干净案板。

  曹老汉见这菜场中没人注意这边,像老鹅那样伸出脖子,神秘道:“厉鬼找青虎帮索命,已经杀了四个。”

  李长安掏出一块棉布擦拭着刀刃,随口说:“什么鬼不鬼的,这种话私下说说,还是别乱传的好。”

  曹老汉跟没听到李长安话似的,神情感慨,“厉鬼索命啊,青虎帮出了事,你爹那仇也算上天给了个公道。”

  他只道李长安对“厉鬼索命”的话题很感兴趣,毕竟养了李长安十七年的李老屠户就在两月前死在了青虎帮手里,说起李屠户也是没忍劲,就为一块猪肉跟青虎帮起了争执而丢了性命,留下他这养子李长安接手了他的肉摊。

  不值啊,曹老汉心里叹了一声,等李长安说话。

  谁知李长安却没多大反应,只是说:“他们自有报应。”

  曹老汉干巴巴地点头,“是啊,这不报应就来了么。”

  南北杂货店的赵二嫂晃荡着一身肥肉路过,“最近淮安多了好多东荒来的异人,佩刀挂剑的,据说他们生吃人肉杀人不眨眼,我看指不定青虎帮就得罪了哪位。”

  曹老汉不服:“强龙都不压地头蛇,谁还能动得了青虎帮?”

  赵二嫂懒得跟他争辩,大咧咧往李长安面前扔出三枚大钱,颐指气使地说:“四两五花肉,肥一些的,做成臊子。”

  李长安没计较她态度,扒过一块五花肉,手里的刀以让人眼花的速度剁着,若有人留心注意,便能发现他的刀刃斩开肉后从不会碰到案板。

  不一会儿,李长安把切好的臊子用荷叶包上递给了赵二嫂,赵二嫂接过荷叶包掂了掂,阴阳怪气道:“读书人就是伶俐,你才杀了两个月的猪,一把刀使得就比李老哥还利落了。”

  曹老汉压低声音对赵二嫂道:“怎么说话的呢?”

  赵二嫂不依不饶:“他连官都不敢报,我看李老哥十七年就养了头白眼狼!”

  菜场中本就人多,她这么一闹顿时引来了许多人围观,指指点点地议论着。

  “瞧李屠户捡来那孩子,到底不是亲生的。”

  “听说读书人把忠孝二字看得重,不应该啊。”

  “读什么书?整天看些杂谈志异笔记小说,也没见考上个秀才。”

  李长安不为所动,就好像那些人说的不是他。

  好在市井中也不是人人本性凉薄,不多时,也有人出来为李长安说话。

  韩老太牵着她孙女,对赵二嫂道:“都是街坊邻居的,也别太过了。”

  赵二嫂之前对曹老汉的劝阻视若罔闻,但看到韩老太,却脸色变得尴尬起来,忙不迭找了个理由离开,她租了这韩老太的铺面,已拖了两月的租金,焉有不避之理。

  韩老太走到李长安的肉摊前,宽慰道:“你也别太往心里去,他们也就图个嘴快。”

  “多谢。”李长安有些感动,韩老太也受过青虎帮毒害,被青虎帮一个叫单强的恶霸逼死她儿子强娶了她儿媳妇,让她如今只能靠着铺面收租来养活小孙女,日子过得算是艰难了,竟还有心出来帮忙说话。

  其实韩老太也是与李长安同病相怜才能理解他的处境。别人骂他不敢报官,但报官有什么用?青虎帮是淮安城扛把子,沾的人命也不是一两条了,还不每次只是让替罪羊不轻不重挨了几十大板,又缴纳了些钱财,便草草了事?

  周围的街坊正要散去,路边却走来一个黄衣男人,悠悠然叹了声:“造孽啊。”

  此人是淮安城东头的算命先生,自称柳半仙,会扶乩请仙之术,据说青虎帮出事后还请他去做过法事。

  柳半仙一来,街坊们顿时围了上去,争相问那厉鬼索命的详情。

  但柳半仙却只是踱到韩老太跟前,用手指她,“你可知道你大祸临头?”

  韩老太茫然又惊惧。

  “老身从不与人结仇,能有什么祸事?”

  柳半仙幽幽道:“你没祸事,你那死去的儿子却有祸事。月前青虎帮请贫道我去驱邪,贫道开坛做法,果真拘到一头厉鬼……”

  柳半仙故意停住不说,韩老太脸却唰一下变白了。

  围观众人一阵沸腾,原来厉鬼索命的传言是真的。

  有人叫道:“难怪已经有了二十多天没再出事,原来那厉鬼被柳大仙给抓去了!”

  韩老太颤着嗓子问:“你,你说的那厉鬼是谁?”

  柳半仙叹了口气,道:“还能有谁,就是你那枉死的儿子。”

  韩老太顿时身子一晃,眼前发黑,身旁的韩苏儿连忙扶住她,弱弱地叫了一声“奶奶”,才让她回过神来。

  一回神,韩老太双膝一屈对着柳半仙跪去,哭求道:“请大仙放过我儿!”

  但没等她跪下,一双手便扶住了她的身子,那双手看起来不算壮实却十分有力,让韩老太没能跪下去。

  扶住韩老太的人便是李长安,他看向柳半仙的目光中带着一丝冷意。

  那边的柳半仙见状皱了皱眉,没管李长安,继续对韩老太说道:“你儿子造了杀孽,已化为厉鬼,注定是不能入轮回的,我将他拘下,也是为了让他不再害人。”

  韩老太哀求不止。

  “只求上仙放过我儿,老身愿用五两白银答谢!”

  “五两银子?”柳半仙转身便走,叹道:“贫道本欲超度怨魂做一桩善事,只是却没钱购置法器和祭品,奈何这苦主也没钱,那便只好让那怨魂魂飞魄散了。”

  韩老太一咬牙:“大仙留步,老身还有一间铺面,少说能典出数十两银子,请半仙超度我儿亡魂,老身愿尽数奉上。”

  柳半仙在韩老太说出“铺面”两字时,就已停住脚步转过身来,待韩老太说完后,他终于点了点头。

  “也罢,既然你有诚心,贫道就出手一回。那怨魂能支撑的时日已经不多,你速速去将房契抵押,将银钱送到贫道家中,贫道再开坛做法。”

  韩老太正欲道谢,李长安却拦到她身前,对柳半仙说:“慢着,你说你拘了一头厉鬼,可有证据?”

  柳半仙道:“青虎帮已有二十余日没出事,这便是证据。”

  李长安道:“也就是说,你没有其他办法证明你拘了厉鬼,或者说根本就没什么厉鬼,所谓的厉鬼是韩老太的儿子是你为了她那间铺面而捏造出来的,对么?”

  柳半仙心中一凛,因为李长安说得的确没错。

  当初青虎帮找他做法事,他便知道那杀人的凶手是人而非鬼,然而过了二十多天青虎帮再也没有出事,他也就敢出来说自己已经抓住厉鬼。之所以找上韩老太,便是知道她手里还有一间地段不错的铺面,能榨出油水。

  不过柳半仙心中知道真相,面上却不会表露半分,只是对韩老太说:“既然有人不信,你儿子的事,贫道也帮不上忙了。”

  韩老太方才心急之下才一口答应了抵押铺面,李长安的一番话让她有些犹疑,不过柳半仙平日里的神奇本事,却让她不得不信,她于是连忙说道:“大仙,老身这就去将铺面典了,最迟明天就把钱给您送来。”

  柳半仙斜睨了李长安一眼,随后对韩老太施施然道:“贫道向来不会强人所难,你儿子死后能不能再入轮回,都由你自己抉择,想好了再来找我。”

  韩老太连连点头道:“大仙,老身已想好了。”

  此时,李长安却又说:“你拿这事招摇撞骗,若青虎帮中再有人死了,你就不怕他们找你麻烦?”

  柳半仙沉了下脸:“你三番两次质疑我,究竟有何图谋?”

  就连韩老太也焦急地拉住李长安,对柳半仙道:“大仙,长安说的话作不得数,咱们还是按之前说好的。”

  李长安对她摇头道:“婆婆,那铺面你暂且不要抵押,说不定过几日,这神棍的谎言不攻自破。”

  柳半仙闻言,怒极反笑:“小小后生口气不小!贫道好心救人,却被你这无知之徒几番质疑,也罢,就露一手给你瞧瞧!”

  柳半仙手一晃,也不知什么时候便捏住了一张黄符,随后屈指一弹,那黄符便无火自燃,惹得围观群众一片哗然。

  李长安见状,也讶异地挑了挑眉。

  符烧完后,柳半仙冷哼一声拂袖而去,韩老太望向李长安的目光中有责备之意,欲言又止。

  李长安只是道:“姓柳的没安好心,韩大哥生前为人忠厚老实,见人杀鸡都要避开,死后怎会化为厉鬼?你不要上当。”

  韩老太叹气不止,她身旁的小孙女韩苏儿扬起小脸:“长安哥哥,你说那鬼什么时候能再出来杀光那些坏家伙呢?”

  李长安笑了笑,摸了摸韩苏儿的头,“就在今晚。”

  韩老太苦笑着摇了摇头,牵着韩苏儿离开。

  临走时,韩苏儿还天真地朝李长安挥了挥手。

  “长安哥哥说话算话哦!”

  …………

  入夜后,李长安回到自家的小院。

  先用灶里留的火种生起火,点燃一根香插到堂屋里供奉的灵位前,恭恭敬敬磕了三个响头。随后,来到床边翻开蓝碎花褥子,抽出一本簿册。

  簿册上面有两幅图,一幅图上画着头猪,用细笔注了许多标记,五脏六腑都有清晰图样。

  另一幅图上画着人,同样的,心肝脾肺肾都一一分明。

  簿册里仅有一个字,凌驾于两幅图画之上。

  “杀!”

  一秒記住『三五文学→』为您提供精彩小说。

  请收藏本站:https://www.nmaug.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nmaug.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