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_同桌令我无心学习
笔趣阁 > 同桌令我无心学习 > 第八十章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八十章

  闻箫八点过关上电脑,送外婆去机场。

  夏季白昼漫长,这个时间都还没有完全黑透。路灯开了,小区里不少住户年纪都不轻,摇着扇子出来散步。

  见闻箫一只手随意插在口袋里,另一只手的袖子挽在手肘,拖着行李箱走在前面,整个人看起来挺拔又精神,外婆拎着一个素色手提包,笑眯眯地跟在后面:“箫箫下午在玩儿游戏?”

  步子慢下来,闻箫跟外婆并肩走:“嗯,跟以前明南的朋友一起。”

  “是赵一阳他们对不对?好好放松放松,不过看电脑久了,记得往远处望望,不然对视力不好。”外婆习惯性地絮叨完,又想起,“池野一起的?”

  闻箫握着行李箱拉杆的手紧了紧,几秒后才“嗯”了一声。

  注意到这个细节,外婆自顾自地提起:“上次池野过来找你,就是怕你们不自在,所以我没出来打招呼。”又打趣,“不过早恋被家长发现了,不自在是正常的,对吗?”

  迎上外婆促狭的眼神,闻箫只好绷住表情:“对。”

  在街沿边上等约好的网约车,路灯的光从茂盛的树叶间落下来,闻箫站到近马路的一侧,把外婆挡在身前,想了想说道:“我以为您不会赞同。”

  抬头看着闻箫清冷的眉眼,外婆放缓了声音:“说到底,这辈子喜欢什么人、想跟谁一起过,都是很个人、很自我的事。况且,喜欢的人是同性本就困难得多,因为这是在挑战约定俗成的大众观念。路已经很难走了,要是我都不支持这段感情,你多难过?外婆不想你难过,想你好好的、开开心心的。”

  抬手仔细理了理闻箫斜斜的领口,外婆垂下眼:“这件事,如果你爸妈在,肯定也跟我是一样的态度。”

  闻箫眼睛有点涩。

  再说话时,他哑着嗓子叮嘱:“飞机上先不要睡觉,不然倒时差睡不好。电脑放在跟你一起去的学生那里,你每次都忘拿电源线和插座转换器。还有房卡,找前台拿一张备用的,也放你学生那里。”

  “知道了知道了,”见闻箫还要继续说下去,外婆摆摆手,“我就开个会,几天就回来了,跟我一起去的学生有经验,你别胡乱担心。倒是你,自己在家,想去哪里玩儿了,跟我发个微信说一声就行。”

  车停到了路边,闻箫将行李拎到后备箱里放好,又嘱咐司机把车里的空调温度开高一点。

  回了家,随意煮了鸡蛋面吃完,闻箫开微信戳池野,发了个句号过去。

  几分钟后,池野拨了视频过来。

  画面里,他头发还是湿的,应该刚洗了澡,身上穿着一件白色t恤,牛仔裤松松垮垮,整个人都有种懒散感。手机应该是被立在书桌上了,池野凑近镜头,笑得不正经:“怎么,箫箫想你池哥了?”

  闻箫也顺手把手机立桌上,在椅子坐下,提醒:“某人今天买了可乐。”

  池野勾唇:“所以?”

  闻箫嗓音冷淡,眼睛却看屏幕里的人看得专注:“所以让你看看我。”

  “艹,”池野被闻箫的眼神盯得有点躁,他起身把窗户推开,夜里的风吹进来才算降了温。

  再回到镜头前,就发现闻箫起了身。然后,猝不及防地,他就看见闻箫手指拉着t恤下摆,手臂交叉往上一拉,把上衣脱了下来。

  浑身冷白的皮肤在灯下像镀上了一层浅浅雪光。

  隔着屏幕,池野喉咙干涸,像几天没喝过水了似的。他手指搭在桌面上,连续快速地敲了好几下,“青州很热?”

  “不热。”闻箫把脱下来的t恤搭在椅背上,低腰的牛仔裤圈出劲瘦的腰线,有种少年的青涩气息。他解释,“准备去冲个澡。”

  冲个澡你现在就把衣服脱了?

  等闻箫从镜头画面离开,池野盯着搭在椅背上的衣服,口干舌燥。

  没过几秒,说去冲澡的人重新出现在镜头前,留下一句“我故意的”,又走了。

  池野闭上眼,回想闻箫冷冷清清的模样,忍不住抓了矿泉水瓶,猛灌了两口冰水。

  艹,要命,真他妈要命。

  视频一直开着没关,手机要没电了就连上充电器。明明已经考完了高考,两个人这时候反而有点像下晚自习回家的晚上,开着视频一起刷题。

  闻箫做了几页高数题,捏捏眉心缓解酸胀,问池野:“在干什么?”

  “在网上接了两个翻译,对方时间卡得紧,我看了看,能翻,顺手就接了。已经差不多了,三点前能完。”池野从整页的单词里抬起头,看向屏幕里的人,忽地说了一句,“想喝可乐了。”

  手机摆放角度的问题,池野只能看见闻箫的侧脸。眼睫垂着,细细密密的睫毛借由灯光落下浅浅的阴影,眼角小痣像故意缀上去的。因为内双,弧长的眼尾仿佛钩在他心尖上。

  闻箫刷题的笔一顿,抬眼,冷淡回问:“不是今天才喝过?”

  池野只是笑,意有所指:“可乐是整天都想喝,有时候梦里也想。这东西上瘾,戒不掉。”

  黑色塑料壳的中性笔在闻箫手指间转了好几圈,最后听他回答:“既然有瘾,那就不用戒了。”

  到凌晨两点睡觉时,两个人都没说关视频。按熄了灯,陷在枕头里,闻箫侧躺着看向镜头:“明天几点起?”

  池野:“十点左右。”

  闻箫“嗯”了一声,闭上了眼睛。

  等池野用二十分钟刷完两页高数题,把灯关上准备睡觉时,听见视频里传来一句含糊的呓语:“池哥。”

  他仰躺在床上,轻应了一声:“嗯?怎么了?”

  随即,他听见闻箫回答,梦呓一样:“没什么,只是想跟你接吻了。”

  池野为此做了一晚上的梦。

  他梦见在明南附中的球场打完篮球,回到教室,里面一个人也没有,他把闻箫压在教室最后面的墙上亲吻,教室外是叠叠的蝉鸣,教室里,他和闻箫的手肘蹭到了黑板报上的粉笔灰。

  六月的明南天气很好,池野趿着拖鞋打了个哈欠,给窗台上的两盆花浇水时被阳光刺的眯了眯眼。

  许睿陷入了查分前焦虑,在微信群里嚎了大半个小时。

  “赵一阳:买定离手,现在后悔题做错了没用,而且你这焦虑地也太早了吧?现在才十二号,成绩二十三号才出来!”

  “上官煜:你清醒一点,现在应该抓紧时间放飞自我。”

  “许睿:大师!要不……你帮我算算我这场考试是吉是凶?”

  “赵一阳:施主,我要是有这技能,我能立刻在孔子像下面拉一张课桌摆卦摊,一夜脱贫半年暴富你信不信?”

  “池野:要组队打游戏打篮球分散注意力就说一声。”

  “许睿:靠,考了700+的人没资格在这时候出现!我仇富了!对了,我昨晚失眠,我竟然不知道池哥真谈了恋爱,还不知道池哥恋爱对象姓甚名谁,我他妈有愧于‘附中新闻第一人’的称号!”

  “赵一阳:哈哈哈哈什么鬼称号,你自封的?好没创意啊你!”

  池野正准备打字,忽然传来了敲门声。随手把手机扔桌上,池野懒洋洋地过去把门打开,“找——”

  下一秒,声音就断了。

  闻箫穿黑色t恤和牛仔裤,单肩挂着黑色书包,站在门口。

  两人对视。

  见池野没动静,闻箫不管他,直接进了门。只是拖鞋还没换好,一声门响后,他就被池野逼得退后两个半步,背撞到了墙壁上。

  后颈被手掌牢牢扣住,凶悍又横冲直撞的吻压上来,很快抵上了他的齿关。

  嘴唇被咬得发疼,呼吸跟不上,闻箫本能地侧头,却又被池野捏着下巴转回来。

  书包落在了地上也没人理,贴着闻箫的唇,池野嗓音低哑又温柔,克制着情绪:“不是来找我接吻的?”

  闻箫冷白的眼尾染了红,绷着唇没说话。

  松开的手指沿着干净利落的下颌线移动,捏了两下闻箫的耳垂,池野视线凝在对方润泽的唇上,勾出笑:“嗯?”

  不想回答这个问题,闻箫单手拽了池野的领口,狠力把人拉近,重重吻了上去。

  请收藏本站:https://www.nmaug.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nmaug.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