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过生日_逍遥小都督
笔趣阁 > 逍遥小都督 > 第二十章 过生日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二十章 过生日

  时间很快来到十月,诺大府邸内外张灯结彩,热热闹闹的如同过年一般。丫鬟来回穿行,正厅里摆上了一个大圆桌,厨房纸雾气弥漫,大宋各地的百种佳肴已经准备了好几天,游廊花园中摆开了桌椅。

  说是寒儿的寿辰,不过今天更像是一次特别的家宴,寒儿是主角,其他人则是大婚过后,找个合适的由头聚上一举。

  只是自家人半个生日宴会,并没有邀请宾客,不过来的人并不少。

  府邸大门处,荆锋穿着一身员外服,身材结实性格耿直,弄这么一身衣裳有点不伦不类。他本意是准备和兄弟们一样,穿着黑羽卫常服过来,可李家小姐不乐意,说他已经是王爷的大舅子,和黑羽卫的粗人不一样,得有派头。荆锋能说什么,又打不过李家小姐,还不是说啥是啥。

  荆锋入了黑羽卫后,‘虞候之耻’的职位基本上就没变过,主要是身手一般,性格还老实耿直,曹华信任他不假,但裙带关系也不能太明显,实在没活儿给他干。

  荆锋虽然官场失意,不过情场还算得意,已经和李家小姐订了婚,年关过后便大婚。荆雪和李家小姐脾气犯冲,见面准吵架,一直不满意这门亲事,可为了自己亲哥的终身幸福,还是只能老实帮着操办。

  而作为老岳丈的李百仁,如今可谓是春风得意,虽然没能把闺女塞到都督后宅,可塞给都督大舅子也差不多,反正他以后要比都督大一辈。如今很自觉的把自己当初曹华和寒儿的长辈,和船娘一起招呼过来的兄弟伙。

  船年离开柳山镇后,随着李百仁兜兜转转,过去的事情早就放下了。一心抚养小儿子,顺便给老李家也怀上了一个,李百仁纵横江湖、军伍一辈子,最遗憾的就是没儿子,如今可是把船娘当祖宗供着。

  曹华最初的班底,刘老四、宋掌柜、黄海这几个,如今算是鸡犬升天了,虽然没能如刘老四在第一次发工资时瞎扯的那般‘裂土封疆’,但富甲一方肯定是没得跑。曹华发展各种产业,信得过的也就是这帮子老班底,自然是不会亏待了他们。

  至于黑羽卫原本的虞候,黄铁锤、徐宁等人都去了边军,各种带兵纵横沙场,如今已经抵达了边关,在火炮的协助下,恐怕很快就能传来大破金兵的消息。

  推荐一个app,媲美旧版追书神器,可换源书籍全的\咪\咪阅读\\!

  至于和薛九全是生死之交的陆老头陆尘,如今年纪大了,无妻无子一个人,除了经营一辈子的典魁司没啥牵挂,一直都呆在典魁司衙门外冒充门房。小辈过寿那有长辈上门的道理,今天倒是没来。

  而作为寿星的寒儿姑娘,今天反而不太高兴。

  主院的侧面寒儿院落中,堆满书架的房间里,寒儿闷闷不乐的坐在梳妆台前,听着外面嘈嘈杂杂的声音,冷声道:

  “都说了不要摆这么大,我又不是六十大寿,过来这么多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有喜了....”

  寒儿嫁了曹华,性格稍微小女人了些,干的事和以前却没有太大变化,依旧代掌典魁司,帮曹华处理着大小事务。本身就喜欢隐于幕后,忽然被众星捧月,来这么多人给她过生日,显然有些不太习惯。

  绿珠站在背后,认认真真的给寒儿梳着头,笑眯眯的柔声道:

  “公子大婚过后,还没好好聚一次,也是乘着寒儿姐过寿辰的机会聚上一聚。”

  寒儿抿了抿嘴:“都住在后宅,有什么好聚的....看到沈小不点就烦,还有姓祝的....”

  玉堂嘻嘻笑着趴在旁边的小桌上:“主要是洛儿公主说以后也要每年给公子办寿宴,先用寒儿姐试试手。”

  寒儿脸色一冷:“你闭嘴,家里最不听话的就是你,干啥啥不行,闯祸第一名。”

  玉堂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眨了眨眼睛:“公子都不说我,那我就没错。对啦,我还给寒儿姐准备礼物啦,本来想送寒儿姐狐狸尾巴的....”

  寒儿轻轻蹙眉:“什么狐狸尾巴?”

  玉堂又来了兴致,准备忽悠寒儿去要狐狸尾巴,便在此时,扈三娘端着托盘进来,里面放着各种各样的首饰。

  扈三娘现在是曹华唯一的丫鬟,端茶倒水、洗衣叠被的时儿都得她一个人干,最是了解曹华房间里的摆设。

  玉堂坐直身体,笑眯眯道:“三娘,你知不知道公子把那个特别好看的狐狸尾巴放在那里哒?告诉我,我去拿一条出来送给寒儿姐姐。”

  扈三娘神色一僵,她自然晓得狐狸尾巴是什么东西,要不是委曲求全,她如今走路都得带着。此时她眼神带着几分窘迫,嗔道:

  “别瞎问,没有狐狸尾巴,你看错啦。”

  玉堂可是亲手揪过,自然是不信。她上下打量几眼,忽然奇怪道:“三娘,你这几天怪怪的,也不过来找我玩啦,天天躲在屋子里,是不是生病啦?”

  绿珠最是关心三娘,想了想,轻轻叹了口气:“前几天三娘和公子一起出门,好像被公子欺负啦,被公子打了一顿屁股。”

  玉堂满眼关心,抬手在扈三娘的臀儿上摸了摸:“疼不疼啊?”

  扈三娘脸色涨红,那里敢说被曹华那啥,只能小声嘀咕:“不疼。”

  寒儿认真打扮着,闻言有些好奇:“三娘,你这么听话,公子打你做甚?莫非犯错啦?”

  扈三娘回头瞄了眼,见曹华不在附近,才淡淡哼了一声:“公子要打人,我有什么办法....”

  寒儿点了点头:“也是。”

  玉堂打量着身段儿极高的扈三娘,轻笑道:“三娘,公子明显是看上你啦,那天出门,在荒郊野外没别人,就只是打你,没对你做什么?”

  扈三娘抬手在玉堂脑门上弹了下:“别瞎说,我一个小丫鬟,公子能对我做什么...”

  “是穿着衣服打的,还是脱了衣服打的?”

  “玉堂,你讨打是不是?”

  叽叽喳喳,嬉笑玩闹之间,寒儿打扮的雍容华美,时间也到了下午,府上华灯初上,莺莺燕燕走出了各自的房间,朝着府上正庭行进。

  一场寿宴,或者说是曹府家宴,便正是开始啦....

  请收藏本站:https://www.nmaug.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nmaug.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