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番外(18)_民国小商人
笔趣阁 > 民国小商人 > 188、番外(18)
字体:      护眼 关灯

188、番外(18)

  谢沅沅夫妇二人回来西川,已是半月后。

  贺东亭一路上都惴惴不安,想着关于那封信的事儿,路上给谢璟买了好些礼物想哄儿子高兴。

  等回家之后,并没有在府邸瞧见谢璟,问了一圈,才知道儿子跑去找白九了。

  谢沅沅一路舟车劳累,先回房休息,贺东亭半刻也坐不住,一时想着小舅子写的信,一时又想此刻儿子就在白九那里,站起来干转了一圈,又坐回去。

  谢璟得了信,倒是很快就回来了。

  贺东亭正坐在小厅喝茶,瞧见他就先笑了,招手过来仔细看了问道:“这些天在家可还好?过来我瞧瞧。”

  谢璟一身蓝色锦袍,生得俊俏,一双眼睛墨丸一般尤其漂亮,他大大方方站在那让父亲看,左右张望了问道:“爹,我阿娘呢?”

  贺东亭道:“她累了,在屋里歇息一会。”

  谢璟听到就要过去找,贺东亭拉住他道:“璟儿别走,跟我说说话,你舅父说前些日子你去打猎伤着胳膊了,现在好些没有?我买了好多补品回来,晚上让人给你炖汤喝……”

  谢璟一听这个连连摇头:“不喝了,不喝了,舅父按着我喝了好些天,那点伤早好了。”

  “还是要小心养着才好,你年纪小,更不能马虎。”

  贺东亭叮嘱之后,又让人搬了带回来的那些礼物堆在桌上,让谢璟挑,都是一些珍珠宝石玛瑙打造的器皿,谢璟有一阵很喜欢这样亮晶晶的东西。不过少年人心思易变,谢璟这会儿已经对这些没什么兴趣了,只瞧着有一对白玉小狮子圆润可爱,拿起来看了看。

  贺东亭道:“这狮子做扇坠刚好。”

  谢璟随手收了,又跑去卧房找阿娘。

  贺东亭摇头笑了一声,让人把桌上那些木盒、玉匣收好一并送去谢璟房中。他有心想跟过去陪陪老婆儿子,但商号里来人,催他过去,他和夫人外出这短时日积攒了好些事等他回来定夺,贺东亭也只能衣裳都没换就赶去商号工作。

  晚饭的时候,贺东亭回来,换了一身衣裳过来吃饭,却没有在餐桌上瞧见谢璟,惊讶道:“璟儿呢?”

  谢沅沅笑道:“他刚才吃了两口饭,就出去玩儿了。”

  贺东亭心里发酸,觉得儿子不要他了。

  谢沅沅嗔道:“你几时变得这样,平日里璟儿不也是如此吗,你每天早出晚归,难道还要他当大孝子,站在你跟前伺候着不成?”

  “夫人这是哪里的话,我就是想儿子了。”贺东亭讨好笑笑,看了一眼桌上的饭菜,又道:“璟儿好像没吃几口。”

  “嗯,还不是你炖的汤,他一闻到苦药味儿就想跑,若不然你现在还能瞧见他坐在这吃鱼呢。”

  谢沅沅陪他一同吃饭,坐在那慢条斯理喝了一小碗汤,新下的粉藕,炖汤入口清甜回甘,滋味很不错。

  贺东亭倒是心神不宁,吃不下几口。

  谢沅沅逗他:“你怎么吃饭都吃不香,莫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没有。”

  “你想清楚了再说。”谢沅沅用过一小碗汤,拿手帕擦了擦嘴角。

  “好像有白九的一封书信,我那日去老宅吃醉了酒,也忘了怎么给丢了。”

  “小弟那性子,我知道,他在外头厉害在家里却是傻的,旁人一挑,就蹦出来大马金刀的在那什么都拦着。”谢沅沅拿手指戳他额头一下,哼笑,“你倒是打的好主意,八字还没一撇的事,又是烧信又是挑唆小弟去做那些事,自己躲得远远的,我就说呢,这回也不是什么重要买卖,非要我跟着一起去不可。”

  贺东亭苦笑:“夫人饶我一回,我不过是舍不得。”

  谢沅沅道:“璟儿要请他来府里喝酒。”

  “谁?”

  “还能是谁,白九。”

  谢璟回来的时候,天色已晚。

  他今日从白九那里得了一盏琉璃走马灯,让人抬回来摆在桌上。正在那看,忽然听到外头有人敲门,开门瞧了,就见贺东亭端了一碗鸡茸粥送过来,想是怕谢璟晚上没吃好,担心他饿着,给送了热粥。

  贺老板只当儿子喝汤药,吃饭都没了胃口,全然不知道谢璟在外面吃得肚皮滚圆回来。

  这个年纪的少年人肚子没有饱的时候,坐下闻着香味,觉得又可以喝一碗粥。

  贺东亭见他吃得香,脸上也多了几分笑容,坐在一旁同他说话:“璟儿,爹爹错了,明日开始咱们不喝补汤了,你别气,我跟你赔不是。还有家里的事儿,我都依着你,上回你不是说想扎一个半人高的八卦风筝吗,我明天就陪你去铺子里订做好不好?还有什么想要的,你只管开口。”他出去几天,瞧见儿子忍不住宠个不住,完全没底线。

  谢璟已经忘了自己之前要风筝的事儿了,随意答应了一句后又想起什么,挠挠脸颊,耳尖泛红道:“阿爹,我想请白九来府里做客,好不好?他帮我好多,你替我招待他。”

  “好好,我都应你。”

  谢璟高兴起来,低头美滋滋继续吃粥。

  贺东亭看到儿子大口吃饭,心里不知为何就先软了三分,心里轻叹一声,已经开始盘算如何准备宴席了。

  西川城里最热闹的地方就是谢家,贺东亭也不用多准备什么,借了老宅的一处空园子,收拾妥当,布置了戏台,宴请贵客。

  贺东亭起初还担心谢璟会一直跟在自己身边,追问那封信的事儿,但谢璟早就已经不在乎那一封书信了,他得了白九的人,正是如胶似漆、两厢厮守的时候,哪里还顾得上一封信。

  白九说的话,可比写的动听多了。

  贺东亭这里准备好了宴席,下帖之后,白九如约而来。

  贺东亭原本要请白九一同上座,但白九却躬身行礼,只说自己年纪小,不过是小辈,和谢璟挨着坐下,入席之后也以小辈礼节对待贺东亭夫妇二人,十分恭敬。

  谢沅沅一直对他印象颇好,再加上之前在北地住的那些年,白九逢年过节都会亲自来送节礼,喊她一声谢姨,如今再喊,她也笑盈盈地应了。

  贺东亭多少有些不自在,但夫人坐在一旁,他也跟着应了一声。

  白九坐在那里,十分规矩,入席吃酒的时候,因是家宴也没有那么多人敬酒,但贺东亭略一让他,他就二话不说端起酒盏一饮而尽,丝毫没有外头传闻里北地少主的冷傲气势。贺东亭心里诧异,在北地的时候,他因避嫌和白九打交道并不算多,两人只是客客气气,但今天白九的态度明显和以往不同。

  贺东亭正在想着,忽然见谢璟站起来,提了挪去后花园喝茶看戏。

  谢璟拧眉:“阿娘,爹今日怎么喝这么多酒,不如去园子里喝喝茶,不然又要头痛了。”

  谢沅沅笑道:“璟儿说的对,你们也喝的差不多了,既都是家里人,也不用拿出在外应酬的那些俗礼,一起去喝茶,醒醒酒也好。”她帮着打了圆场,一众人去了后面收拾出的园子,上了四样果盘、四样糕点,还有今年新下的茶叶,一众人坐着喝茶看戏,倒是也自在。

  谢璟坐在后面,凑近了和白九在那低声说话。

  他自己不看戏,只跟白九聊天,偶尔被逗得笑起来也没什么顾虑,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

  一旁的贺东亭心思也没在听戏上,时不时借着举杯喝茶的动作微微侧过一点身子看向谢璟那边。锣鼓声很吵,一时听不清说的是什么,只瞧见两个人凑在一起,十分亲密,谢璟也不知提起了什么得意之事,说得正开心。

  贺老板瞧着他们俩越凑越近,有点坐不住了。

  他站起身,走过去笑着道:“璟儿,我看白先生初来,怕他吃不惯西川这里的烈酒,小厨房炖了冰糖燕窝,你去端一盏来,热热的喝下胃里舒服些。”

  谢璟不疑有他,答应一声去了。

  白九抬头看他,丝毫不觉得奇怪。

  这一幕他熟悉,当初谢泗泉宴请之时也是这般支开谢璟的。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nmaug.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nmaug.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