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番外(10)_民国小商人
笔趣阁 > 民国小商人 > 180、番外(10)
字体:      护眼 关灯

180、番外(10)

  北地白家一行人入住谢府,住的那处院子位置极好,看房间里的摆设倒不像是客房,装饰得奢华明亮,墙上有□□,还有几件镶嵌宝石的匕首,内室小桌上还放着一盘刚摘的枇杷,带着露水,鲜嫩欲滴。

  白九站在房间里看了片刻,忽然听到院中有人说笑声,走到窗前向外张望就看到了那道熟悉的身影。

  谢璟换了一身家中穿的衣裳,素白的缎子,只在领口袖口绣了兰花暗纹,头发也不再披着,而是竖起来扎了马尾,只里面的几根小辫子未拆开,依旧追着琥珀宝石珠子,走起路来带起活泼声响,满是少年人的英姿飒爽。他站在院子里,正在同孙福管事说话,老管事又惊又喜,见面先行礼,谢璟一把拉住他,眼睛都亮了:“孙叔!您也来了?”

  “哎哎,是我,小少爷长大了,长高了!”

  谢璟见到北地以前的故人高兴极了,也不管什么规矩,让老管事跟着进去一同喝茶:“孙叔,我这里有今年刚下的新茶,我这就去拿,咱们一起尝尝!”

  孙福管事哪里敢让他动手,笑着跟进去接了活计,道:“小少爷还是松手吧,我来就好,九爷这回可只带了一套雪瓷茶盏,经不得砸喽!”老管事一边沏了茶摆在小桌上,一边笑着道,“小少爷还记得罢?你小时候可没少淘气,九爷身上的玉佩、扳指,我这里的钥匙,哪个不是被你从小抛着玩儿的物件呀。”

  谢璟脸红了下,他小时候没少砸坏东院的东西,尤其又爱跟在白九身边,碰坏一个老管事就得补一整套。

  白九坐在一旁,喝了一口茶道:“你去看看院中如何了。”

  老管事应声去了。

  谢璟先是站在那,眼睛看看白九又移开。

  白九问他:“怎么在自己院子里不自在起来了?过来坐。”

  谢璟好奇,过去坐下问道:“你怎么知道这是我的住处?”

  白九轻笑。

  这里处处都有谢璟的影子,墙壁上挂着好些精美摆件,桌上、博古架上都放着这个年纪男孩儿喜欢的东西,打眼一看就知道价格不菲,想也知道只有谢家小少爷才用得到。

  谢璟还在好奇,问个不住,他跟白九说上几句话就变得和小时候一般,尤其是东院众人对他一如既往的态度,还有老管事搬进来的一些白九日常用的东西,那些都是谢璟熟悉的摆设,好像过去这么多年,一直都没变过。

  “璟儿变了。”白九喝了一口茶,对他道。

  “我寄了照片给你,变了也能认出,你都没有邮寄给我。”谢璟还在抱不平,“从来都没有过。”

  白九看他神情不似作假,过了一会才缓声问道:“我之前写的信,璟儿都收到了吗?”

  谢璟点头:“收到了啊,今年三月初还收到一封。”他说着又委屈起来,“你近两年信越来越少了,往年我生日都会有一封,今年却没有。”

  白九沉吟片刻,道:“送来了的。”

  谢璟:“啊?”

  白九笑了一声,道:“我以为璟儿没看上我。”

  谢璟听得糊涂,追问了几句,白九招手让他靠近在耳边轻声说了一遍,谢璟怕痒,但又好奇是怎么回事还是凑近去听。白九刚说一半,他就捂着耳朵站起来,挑眉道:“怎么会,阿娘知道你常给我写信,藏起来做什么!”

  白九道:“不是谢姨,我只说可能是家里人。”

  谢璟想了半天,疑惑道:“难道是我舅父?”

  白九喝茶,没再说话。

  谢璟自己怀疑了半天,还是有点不信,嘴硬道:“就算舅父藏了那一封,为何你这么多年联络越来越少?”

  “之前几年都在国外,有些事脱不开身。”白九轻咳一声,看向他道:“前阵子回国途中也发生了一点小意外,若非如此,也不会带这么多护卫了,今天早上吓到你了吧?”

  谢璟吃软不吃硬,别人这般说,他就立时心软了,摇摇头道:“没有,我知道是你,不害怕。”

  白九笑了一声,抬手摸了他脑袋:“乖孩子。”

  谢璟没躲,但不知为何耳尖红了下,磕巴道:“你既来了西川,就多住些日子吧,跟我小时候一样,你也住我这里。”

  白九问:“你呢?”

  谢璟道:“我去舅父那边,明日一早再来看你。”

  “好。”

  白九点头应了,等谢璟走了之后,视线又环顾了房内,唇角扬起。

  不是熟悉的地方,却有一位熟悉的人。

  白九晚上睡得安稳,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还是刚入西川时路过的那片山林,绿荫环绕之下,有一处水潭,里面一个少年正肆意浸泡在清澈水中。

  白九站得很近,四下安静无人,他伸手几乎可以碰到对方。

  少年发尾坠着的琥珀宝石碰撞发出清脆声响,像是夏日山涧小溪流淌而过的声音,在水中犹如一尾银鱼身形舒展,皮肤越是白皙,越是衬得眉目深邃漂亮。尤其是那一双墨丸似的眼睛,看一眼就能把人吸进去,泉水落在高挺鼻梁和唇角,在半浸在水中的石头上溅起水珠,清澈透亮。

  白九视线和少年对视,他看到对方起身,随手裹了一件衣裳从水中走过来。

  ……

  第二天一早,谢璟来找白九一起吃饭。

  白九之前在转斗乡的时候给他带了很多好吃的,这次他也把西川好吃的那些都摆在白九面前和他一起分享,但是吃饭的时候,白九却有些心不在焉。

  谢璟端起茶盏喝了一口水,唇边湿润,抬手擦了,觉察出些什么抬眼看了对面奇怪道:“哥哥,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白九视线随他手移动,问道:“昨夜睡得可好?”

  谢璟虽然奇怪,但也点头应了:“挺好的,你在西川可习惯?要是需要什么吃的、用的,只管跟我说,我让人送来。”

  白九摇头:“不用,过段时间我也要置办一处宅院,可能还要和你做邻居。”

  谢璟眼睛亮了:“你要在西川开商铺吗?要住很久对不对?”

  白九笑了一声,点点头。

  他这次来,不止是商铺,也做好了长住的准备。

  谢璟知道他要长住,心里高兴,在这里多待了一会。他心里还是喜欢白九这位兄长,连中午吃饭的时候都没走,留下一起吃饭。

  谢沅沅让人送了饭菜过来,东院小厨房里也备了一点小菜,其中还有一盘鲜果。

  谢璟看了一眼,没忍住又去看:“怎么还有海棠果?”

  白九笑道:“知道你喜欢,特意带来的,想吃自己拿就是。”

  谢璟喜滋滋拿了一枚咬了一口,还是小时候记忆里的味道酸甜可口,一边吃一边问道:“哥哥,我小时候的事你都记得?”

  白九点头:“当然记得。”小孩在他身边长大,亲手养大的一般,怎么会不记得?

  谢璟拿了果子吃,又同他下了一盘棋,白九对他很好,他心里也觉得亲切,越发喜欢缠着他。

  一盘海棠果吃完,谢璟心满意足,起身道:“我明日再过来。”

  白九送他到了门口,抬手碰了他面颊,谢璟正在疑惑,就看到对方摘了一枚不知何时落下的紫藤花瓣,低声道:“好了。”

  谢璟有点不好意思:“我今日没去爬树。”

  “爬了也无妨,你长大了。”

  谢璟抬头看他,心里越发觉得白九待他好,冲他笑了一声,摆摆手小跑出院子。

  白九手拢在袖中,站在那目送他离去。

  掌心里,还捏着那一枚紫藤花瓣。

  。

  请收藏本站:https://www.nmaug.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nmaug.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